尋求噗友中~~~

【卡带】红叶之秋 10

朝贺朱鸟:

预警:ABO,生子,雷,卡A土O,有OOC有bug,有原创人物,慎入,可能有车。


      顺便一提,本章有对木叶顾问水户门炎卷寝小春的适当黑化,不适请点叉。


 


 


 


       六代目卡卡西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语不惊人死不休。顾问们喋喋不休之后,某位火影大人只用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让在场的人们一句话都接不上。安静的好像刚才的吵闹并没有存在过。纲手转过头看着卡卡西,微蹙的眉毛透漏出了深藏内心的震惊。水户门炎和卷寝小春也算是历经百战,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也语塞的不知道说什么。宁次则是不自觉得咬紧了牙关,没想过还能有这样的发展,自己那个学生的身世远比自己臆想的复杂得多。


       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什么让他出生啊?


       不知道是由于魔幻的第四次忍界大战,还是迅速侵入忍者世界的科技革命,惯性思维被打破,思路的扩展居然也可能是一种局限。房间里面没人想过原本的“事实”会被推翻,这别样的复杂的局势是没有人想过的。


       倒不如说是没人想过最简单的那个事实,只不过是没什么人相信罢了。


       说出这话的人,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的挠了挠头。看着被震惊到哑口无言的顾问,卡卡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那孩子的另一个父亲,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的。就是这么回事,详细的经过我会整理成报告的,现在顾问们就不要管颜理的事情了。”


       “等一下六代目,你别想蒙混过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话是什么意思?”水户门炎是最早回过神来的,眼前的六代目精明的很,他一点都不想被骗,“这样的谎言也太容易打破了!”


       “是不是在说谎很容易澄清的,可是这就是事实。那孩子和我长得很像,看得出来吧。”卡卡西不紧不慢的回应着水户门炎的问话,好像在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宇智波记载上没有银发的血统,村里面银发的人也不多。查克拉属性也好,请纲手大人验证血缘一下也好,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反而是这不吭不亢的态度,最能让人生气。知情不报,密谋藏私,现在居然还说的坦坦荡荡,木叶的火影都这样,这是要逆天啊,卷寝小春的暴脾气腾的一声就上去了。


       “你和那个战犯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私通了?你还瞒了木叶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木叶带来怎样的威胁!”


       “我和宇智波带土的事情已经明明白白的交代过了,带土没说这些隐私,你们也没问而已。我也是你们亲手指定的,用于控制不稳定Omega的道具不是么?”嘴上说着违心的话,唇齿间都是钻空子说的谎言,平冷的语气弥漫在这间饱经沧桑的火影办公室里,“一个刚毕业的下忍能有什么威胁,顾问也过于危言耸听了吧。危险的话,还是大蛇丸的事——”


       “这是必要的——”


       “我不想听这些,顾问。”粗暴的打断了对方义正言辞的话,卡卡西说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必要,村子的安危不会维系在一个刚毕业的下忍身上。我不会摒弃我的责任,我想这里也没有什么顾问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卡卡西蕴藏着不耐烦的语气干干脆脆下了逐客令,见到如此坚决的语气,顾问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现在不应该撞到枪口上。互相看了一眼,水户门炎和卷寝小春决定来日方长,带着护卫离开了火影办公室。


       卡卡西叹了一口气,颇为纠结的按了按太阳穴,吩咐身边的暗部去村子里面找颜理,然后看向了宁次。


       “宁次,这次也是麻烦你了。”


       “啊没什么的,六代目……”宁次也觉得这个情况真的很麻烦,“您知道颜理现在会去哪里?”


       “嗯,不知道,你还是先去找他吧。”


       宁次很知趣的离开了,颜理的归属六代目必然会做好,现在他只要和暗部找到那孩子就行了,既然是亲子关系,相比他也不会被顾问动手脚。


       一波一拨人的离开,好想回到了一开始。纲手转过来看着卡卡西,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男人如此陌生。


       “卡卡西,你还真是厉害。”纲手回头看向了卡卡西,转过去的眼神很是严肃,“这性质可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地,你和那家伙战前的交往无疑会成为把柄,这件事必须处理好。”


       “其实我本人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我想怎么也瞒不过这几天了。”


       “所以你才会调取带土的医疗记录,现在看来有些信息素上的疑点也明白了。我原来以为那些异常是因为初代目爷爷的细胞,看来并非如此。他也是经历了一段困难的岁月啊。”纲手随手翻了翻那本摊在桌子上的医疗记录,语气十分复杂,“你打算怎么办?”


       “纲手大人,我会尽到所有的责任的。”卡卡西说道,“关于带土的事情,我打算自私一回。”


       “你是认真的么?他的罪这辈子也放不出来。你要是想要硬来,我是不会站在你这边的。”金发的女性不容置喙的说,作为曾经的五代目火影,纲手立场一直很坚定。四次大战毕竟由宇智波带土所起,带来了多少悲剧不提,任凭他的行为能够活着不关在鬼灯城就已经是个奇迹了,村中亦有不满之声,更何况整个五大国。带土和卡卡西现在的关系官方和民间人尽皆知但都闭口不谈,无外乎是因为卡卡西现在任上,这一点作为卡卡西火影生涯中必然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现在卡卡西的行为无疑是飞蛾扑火,毫无意义。


       “不,纲手大人,我从没想过这么做。我只是……想要让他能对未来有哪怕一点儿期望。对带土来说,他一直以来都活在过去。我想让他看着我,鸣人建立一个对他来说是真实的世界。他在哪里又如何呢?”卡卡西说完,起身拿起了火影的羽织,推上意思准备离开。


       “那就好,不过你要去哪?”听到卡卡西的回答,纲手叹了一口气。


       “去找颜理,那孩子在哪里简直太好猜了。”


 


 


——————————————————————————————————————————


 


       宇智波带土就关在木叶的特别关押室里。


       这是木叶村人人皆知的情报,也是木叶村人人不知情报。要是找个人问关押的详细地址,那人恐怕也不知道,他只会嚷嚷着暗部的名字然后走掉。因为现任火影大人的频频拜访,暗部的监狱在传闻中可能性最高,但都没什么实质的证据。作为火影,没事去一个暗部也没什么关系。偌大的木叶有不少暗部的监狱,监狱里面大大小小的房间有几百,要是一件一件找,是怎么也找不到的。颜理自然是没有傻乎乎的跑到人家门口到处找,一个下忍独闯暗部,明摆着给人送人头。


       所以颜理选择了曲线救国。这种大型建筑的通风口普遍十分宽敞,虽然容不下一个大人,但是一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悄悄爬进了通风口之前,颜理还扔了了几只路上抓来的野猫进去混淆视听。因为现在守卫比较宽松,闹出什么幺蛾子他们也会稍微放松警惕,更利于潜入。


       距离从火影办公室跑掉已经三个小时了,光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了。管道里面曲曲折折,勉强探索了一半,颜理这已经是很大的进展。重犯的囚室一定会带着各种奇怪的封印,已经走到深处的颜理决定冒险从通风口出去转转,不然再怎么找下去都是徒劳。


       既然木叶决定关着爸爸,就一定会在这件牢房里。从一间厕所里面摸出来,颜理靠着墙摸索着前进,绕开昏暗楼道角落里的摄像机,错过时不时巡逻的暗部。这种S级任务让他浑身都是冷汗,但是他一点也不后悔。


       如果回去会被木叶忍者抓住,不如就带着爸爸逃跑吧,虽然有点对不起宁次老师和六代目,但是这也是没办法啊。


       看着眼前满头疤的高大男人走过去,颜理心想。


       是不是这边啊?看上去有不少符文?不知道会不会解——


       “小鬼你在这里干什么!”


       一声大喊突然出现在身后,吓了颜理一跳,回头一看,正是刚才走过去的疤头。想都不用想,小白毛拔腿就跑。但是这乱哄哄的声音很快就引发了一轮骚乱,几个暗部马上围了过来,在封闭的建筑里被包圆,可谓是插翅难逃。所有试图发出的抵抗,面对几倍的精英忍者,都不过是杯水车薪,消耗战的结果就是被一帮大人抓住了。


       “放手!秃子!”


       “你这小鬼说什么呢!你擅闯暗部可是可以直接就地处决。”


       伊比喜看他还是木叶的下忍,没有采取什么非常措施。对方小鬼实力作为下忍还可以,不过顾问觉得他是来来木叶当间谍简直就是在搞笑,要不是今天人手有命令都调走了,早被抓住了。不过这样还撑到能到现在才被发现,这小鬼也不错,自己手下的人真是够丢人的。


       “我不管!秃子你快放手!”手下的小孩子丢来扭曲很不老实。


       “你这小鬼怎么这么不懂礼貌!”什么秃子说谁呢!这臭小鬼不知道像谁!


       “说的就是你,秃子!”黑色的眼睛直直的等着伊比喜,伊比喜看着这个烂摊子只想罢工,卡卡西这给的什么鬼任务。


       “行了行了别叫了,一会儿六代目就来领你了,什么话他会跟你说的。乖乖等着就好。”


       “六代目……”


       “对啊,他还在里面,马上就出来了。”伊比喜说道,顺便撸了一把那讨人厌的银毛。


 


       ……


       “简单说说,就是这个情况了,我想怎么也是瞒不住了。还是先告诉你一声比较好,带土。”卡卡西看向囚室里面板着脸的黑发男人。


       “觉得你能保护好他,我还真是天真。”带土还是黑着脸,“这小子嗓门还是那么大,’秃子’什么的这都能听到。”


       “你知道他是来找你的么?带土。”


       “知道又怎么样?你没有办法,我也没有。”


       带土的眼神静如止水,一点波澜都没有。卡卡西最讨厌这种眼神,看着这个样子的带土他总是想起很多,战场上面具下的带土,战后被抓到木叶时的带土,一个人坐在囚室窗下,曾在自己身下喘息着的带土,他们都不曾再露出过鲜活的气息。就如曾经的自己。


       忍不住起身环上对面人的肩膀,鼻间是一股属于带土的淡淡的甜味。卡卡西摸了摸对方有点湿的袖口,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相信我……”


 


 


 


 


 


小剧场:(时间线:土刚开始干黑活)


带土:你那个结婚不久的下属A不久就要请产假了,你快换个人吧。


卡卡西:???


后来A真的请了假。


卡卡西:你怎么知道!


带土:你别管。(吃一堑长一智……)


 


 








 


 


       我没爬过通风口,全都是我编的,别信。土的牢房是个半地下室,所以有窗户,但是不好找。开头卡卡西找纲手要医疗记录是为了看看土的身体情况,因为很久之前有一次信息素紊乱。(久到我自己都忘了是哪章)。同样他让暗部和宁次满村找小白毛是为了让暗部监狱守卫宽松,自己守株待堍,这样小白毛进楼里更好抓,伊比喜表示你们娃真烦。带土袖口上的水渍是因为用它擦过眼泪,纯爷们流眼泪从来都是用袖子的,嗯。


       顺便求个评论!方便的姑娘留一个呗,需要点动力~



评论
热度(129)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