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噗友中~~~

【带卡】撕你麻痹西皮结婚去(上)

羡临:

 


突发脑洞无逻辑小甜饼


现代娱乐圈au 共两发 预计明天完


大概是霸道总裁影帝土×唱见新晋偶像卡?


内含精分组互相彪戏竹马竹马实力ntr自己伪水仙诸多要素混杂的不知道几角恋


土哥没有毁容老卡左眼没有疤痕


ooc属于我 情人节属于他们w


 


(上)


宇智波带土一向觉得,他作为世界顶级财阀之一——宇智波的准继承人,前三十年的人生可谓是顺风顺水,除了十多岁时遭遇的那场让他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的车祸以外。


何况那场车祸的结果也是有惊无险罢了。在大半年的出国复健后带土便恢复了活蹦乱跳。


并且他还在复健期间意外讨得了宇智波老祖宗的欢心,毫不吝啬的老祖宗在听闻带土想要尝试演戏的时候,大手一挥便收购了一家影视集团的空壳子放入了带土名下。


“去吧去吧,把柱间那个什么木叶娱乐的小生花旦的风头都给我压下去。要是没有在娱乐圈搞出个大新闻就别回来了,丢我宇智波的脸。”


黑白通吃的业界大佬宇智波斑,把那张影视集团的合同甩到带土面前时,如是说道。


而斑说着要压下风头的木叶娱乐创始人——千手柱间,那时正站在斑的身后一脸笑容的应和着:


“要是斑你出道进军娱乐圈,就单凭颜值,我们木叶也没有哪个小生或花旦的风头能胜过你了。”


“哼。”


拿起合同正准备推门离开的带土,恰好听见了两个老男人之间这番惊起他一身鸡皮疙瘩的对话,那时的带·单身狗·直男·土不由在转身时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还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玛德,狗男男!


只是宇智波带土怎么也没想到,他当时的这句话,有朝一日也会骂到自己头上。


这事具体还得说回带土正式接手过那家收购来的影视集团的时候。


这家新收购的影视集团的场务、财会等基层和管理人员都并不缺乏,甚至组织结构也挺完备。致命的却是,它缺乏的恰恰是对于一家影视公司最为重要的编剧与导演。


所幸带土自身演戏天赋和悟性极佳,加之他大学又是编导专业出身,总算能勉强做到个自导自演。


可让带土烦恼的是,编剧写作相关的专业课,偏偏是他这个理科生在大学时期几乎门门低空略过,次次徘徊在及格线上下的绝对弱势科目。


“我的脑洞是很大!可是我没办法写出来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当带土给他家老祖宗发了条这样的信息,还指望着自家老祖宗的老情人能不能从木叶那边介绍一两个可用的编剧给自己的时候。


对面几乎秒回的那个“滚”字,让带土彻底相信了,在宇智波,是绝对不存在家族爱的。


于是走投无路的带土,只得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态,几乎没抱太大希望的随便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条编剧招聘信息。


然而他并未想到,就在他去接了杯咖啡的时间,一份哪怕只写了一半也足以让带土惊艳来迫不及待想要看下文的剧本,就这么惊喜又安静的躺在了带土的邮箱内。


带土激动的看着这份剧本和干净明了的简历上面写着的寄信人名称,斯坎儿。


初次读来有些拗口的名字。大概是笔名吧?


当时的宇智波带土只是这般随意的想了想。


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名字会成为他那平平顺顺比直尺还直的人生里,那条让他不慎翻船的阴沟。


一切源于上个周,宇智波带土和斯坎儿的第一次见面。


是的,说来大多数人可能不信。


如今各类演艺大赏最佳演员拿到手软,以如今演艺圈少有的型男硬汉形象爆红至今、身价上百万,又身兼宇智波影业总裁的影帝宇智波带土,这是第一次和他的御用编剧斯坎儿见面。


但事实便是如此。那时投来简历的斯坎儿便声称他暂居国外,不能到公司任职当然也不能到片场。


若是一般人看见这样离谱的条件肯定是一口回绝了,但带土偏偏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就这样没有丝毫犹豫的签下了这个神秘的,他公司的第一个编剧,也是此后唯一的一个编剧。


不过仔细接触之后,带土却意外发现了他们俩之间有一种明明素未谋面却好似相识多年的默契与了解。


譬如不用斯坎儿多加解释,带土仅看文字便能了解他的剧本想要传达的东西。同样,这个应该从未见过带土的斯坎儿,他笔下的每个男主的人设,虽然性格不尽相同,但都让带土演起来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感和契合感。


于是带土便和这位自己名义上的员工,实际上在他心里已被奉为知己的男人,依靠每日一封的邮件以及偶尔的电话往来,保持了接近三年的联系。


这联系从他们都籍籍无名开始,到他们各自成为家喻户晓,收视票房担当的国民偶像和金牌编剧。


其实一开始准备见面的时候,带土是带着揣测着他的这位御用编剧是顶着鸡窝头的粗糙宅男,还是长相普通腼腆内向的书呆子的愉悦轻松心情去的。


因为曾经带土几次开玩笑的索要斯坎儿的照片,都被那人一句“我长得不算好看,还是别看了,免得你失望^-^等我回国见面吧。”给回绝了。


那人那个看起来就让人生不气来的笑脸颜文字也让带土没了脾气,于是他也毫不要脸的开着自己编剧大人的玩笑。


“→_→现在就这么羞涩,我好怕见面的时候你会被本大爷帅跑啊~(´∀`)♡不过没事,你负责码字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带土的确很帅啊,我的手机屏保还是带土你上次那部警匪片的剧照来着。”


屏幕那边不知道模样的人直截了当的夸奖,让走在红毯上站在各大颁奖典礼上都未曾脸红过的带土,脸噌一下的就红了个彻底。


斯坎儿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无论长什么样子我都想娶他。


关上电脑的带土突然冒出了一个让自己都吓了一跳的想法,随即他便晃了晃脑袋似乎想要晃走那些不切实际的猜想。


呸呸呸,宇智波带土你想什么呢,打电话的时候不是听过斯坎儿的声音嘛,还挺有磁性的一小伙儿的声音。


唉,一定是因为琳前阵子结婚的消息,让我也心痒难耐了。一定是。


自诩比直尺还直的直男宇智波带土那时给自己找够了各种足以解释的借口。


然后在他真正见到斯坎儿的那一瞬间就被全盘推翻了。


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三十年的直男生涯似乎走到了尽头,美色当前,颜狗如带土瞬间毫不坚持的弯成了回形针。


“您好,宇智波带土先生,我是斯坎儿。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叫你带土吗?嘛,你真人比荧幕上看起来还要帅了很多。”


“当……当然可以……嘿嘿嘿……谢谢。”


这次的见面对于带土来说可谓既美好又糟糕。


美好在于他面前活生生坐着的斯坎儿,比网络上隔着屏幕透着文字得到的印象还要美好的太多太多。


柔软微卷颇显软糯的棕色短发,好看到似乎随时噙着温柔笑意的浅色瞳孔,还有嘴角那颗一直勾着带土视线的美人痣,甚至就连那组换作别人带土一定觉得“gay里gay气”的紫色眼影,衬在斯坎儿那张白嫩的脸上,带土却觉得好看的恰到好处。


带土在那一瞬间似乎完全懂了在自己推特下犯着花痴刷着“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宇智波带土这么好看又完美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的粉丝们的心情了。


是的,世界上怎么会有斯坎儿这样好看又完美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他是世界的瑰宝。


我们这两个同样完美的男人不在一起真是太可惜了!


当然,在带土像这样内心刷屏的荡漾心绪下,这一次见面也可以说是糟糕透顶的。


宇智波带土那一天大概把他一辈子都没犯得糗全犯了,譬如握手时握住了斯坎儿那只触感良好的手就抓着就忘记了放开,譬如盯着斯坎儿的那颗美人痣看到失神结果咖啡洒了自己一腿,再譬如结账的时候脑袋一时死机把名片当作了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


“噗,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带土。等我写完手里这个剧本,有机会我们再约出来谈谈吧。”


但是当带土从斯坎儿口中听到“再约”这个关键词后,瞬间又觉得这一天还不算糟糕的那么彻底。


作为一个往前三十年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的黄金巨无霸单身狗,作为一个曾经比直尺还直从没追过男孩子的直男,第一次磕磕绊绊结结巴巴闹点糗事都是很正常的事。


带土如是给他自己鼓着劲。


于是他回到家后,便兴致冲冲的大晚上挨个找了自家老祖宗,自家大侄子,自家小侄子请教了恋爱经验,甚至因为过于聒噪而惨遭宇智波众人拉黑。


正当带土正准备把理论知识付诸于实践,给斯坎儿打个电话的时候。


他拿起手机,便一眼看见了一条蹦到了他通知栏最上方的推送。


“震惊!……实拍一名颜值甚高的男子,深夜穿着睡衣走进新晋国民男神旗木卡卡西的住宅,竟彻夜未出……疑似其同居恋人……”


“什么?!卡卡西这个辣鸡竟然有恋人了?还是个男的?!”


“哼,让我看看卡卡西的恋人是个什么辣鸡!”


带土一眼扫完这推送突然没由来的愤怒了起来,然后暗骂了两句听起来逻辑似乎有矛盾,但又仿佛没有哪里不对的话语。


他咬牙切齿的戳开了那个推送上的视频链接,也不知道是在愤怒从小处处压他一头的卡卡西连找男朋友这事都快了他一步,还是在愤怒他这虽然日常斗嘴吵闹又因对方出国许久未曾联系的竹马,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瞒着他有了他不知道的恋人这件事。


但是伴随着那个镜头晃动得厉害,画面也相当模糊的狗仔偷拍的视频的播放,宇智波带土觉得自己遭受了他三十多年人生里最为致命,也是最为戏剧的一次打击。


国民形象一直是硬汉型男的宇智波带土,此时正抱着手机眼圈泛红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模样。


仔细一看,在狗仔镜头里深更半夜穿着睡衣从卡卡西住宅里走出的男人,正是宇智波带土白天才见过的,他的御用编剧,斯坎儿。


“琳,我失恋了呜呜呜呜……卡卡西这个辣鸡……我也是辣鸡……这个世界一定是虚假的!”


当夜接近凌晨,野原琳刚入睡了三秒不到,便被她竹马之一的宇智波带土突然打来的一通带着哭腔的电话给吵醒了。


琳在迷迷糊糊间只听见了“失恋”和“卡卡西”两个关键词,于是她拖着带着困意的声音毫不诧异的问道:


“哦。带土你终于承认你喜欢卡卡西了?”


“呸!谁喜欢卡卡西那个辣鸡!”


“不对!我这种辣鸡凭什么喜欢卡卡西!”


随即琳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带土那逻辑混乱不知所云而又气急败坏的声音。


琳叹了口气,一边安抚着胡说八道着要去买炸药和卡卡西同归于尽的带土,一边拿起手机给卡卡西发了条“带土怎么了?”的讯息。


然后琳马上便看见了卡卡西秒回的那条消息“^-^没事哟,琳不用管他。多亏了琳你之前的开导,我已经想通了。”


琳看完后摇了摇头,一边继续哄着电话那头的带土先睡一觉再说,一边也在心里给带土默默点上了一根蜡烛。


不过,两个笨蛋兜兜转转的捉迷藏游戏终于要结束了。


唉,这么多年了,我都看腻了,赶紧结婚去吧。


 

评论
热度(301)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