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噗友中~~~

【CLAMP】浪淘沙 01 (翼背景,星昴封神,HE)

因為很忙消失了好一陣子,

趕快來丟一下存稿,

然後繼續消失~


在大嬸公布真相前

敝人先來胡扯一下吸血鬼與獵人的始末

 

總之HE

但過程可能虐

原創角有

其他CP出現有

番外亂倫有?

 

如果以上都OK就往下拉吧

 

 

 

 

 

 

正文開始

 

 

 

 

        空間轉移法陣在德古拉城的近郊出現。一陣藍紫色的光芒消散後,兩位容貌相似的少年出現在這片土地上。

 

        他們臉上都寫滿了錯愕。

 

        「……昴流,我們馬上到下一個世界去!」

 

        紫眸少年著急地握住胸前的墜飾,想要再次啟動轉移法陣。

 

        「等等。」

 

        名喚昴流的少年斂起方才驚慌的神色,鎮定地握住雙子的手,甚至露出了一絲苦笑。

 

        「我們終究是『回家』了啊。」

 

        魔女曾說過,這世上沒有偶然——昴流暗自感嘆道。而那熟悉的古詞,也如無法消散的夢魘在少年心中迴盪。

 

        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

 

 

        德古拉城的碉堡中,一名女子斜臥在王座上,她有著一頭引人注目的黑色長捲髮,身著裝飾繁複而暴露的墨綠華服,嫵媚動人。女子的身旁隨侍著一位金髮藍眸的男子,他和女子都有著別於他人的獨特魅力,但站在「王」的身旁,這個名喚麒飼遊人的男性表現得不卑不亢,恰到好處。

 

        女王惑人的黑眸正直勾勾地審視著獨自站在大殿中央的男人。他沒有對女人下跪或者行禮,全身散發著自信和危險,與臉上的溫和笑容形成反差。

 

        「昴流和神威『回家了』。」星史郎用一種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的輕鬆語氣向殿上的女人報告。

 

        但這個消息對於侍立於大殿兩側的大臣們來說卻是一枚震撼彈,擔憂的細語在整個空間產生、迴盪。

 

        「『皇』回來了!」

 

        「可憐的孩子。」

 

        「偏偏在這個時間點……。」

 

        聽見下臣們的話語,女王非但不生氣,反而開心地笑了出來。

 

        「獵人,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們兄弟倆處理了。」女人對星史郎嫣然一笑後便慵懶地起身,勾住身旁男子的手臂走向後殿。在離開前,她向殿上的所有人提出警告:

 

        「我會得到『皇』的力量,成為德古拉真正的主人,你們永遠不可能違抗我。」

 

 

******

 

 

        位於後殿偏僻的一隅,有個樸素冷清的房間。這個房間的主人是八頭司颯姬,現任女王的繼女,她靜靜地盯著茶几上的水晶球,臉色有些難看。

 

        這個水晶球連接著整座城堡的監視系統,甚是連女王的寢室都看得見。而它正是女王親自交給颯姬的。

 

        庚在登基的那天把這個水晶球交給了自己恨之入骨的繼女。那天,她一臉嘲弄地望著颯姬:

 

        「妳就看著吧!我會把屬於妳的一切全部奪過來。」

 

        颯姬心裡很清楚,庚注視著的、憎恨著的其實不是自己。她不過是透過颯姬報復著那個自己永遠無法取代的女人,八頭司紅葉,王侯司狼正周深愛的前妻。

 

        此刻水晶球中顯現的影像正是女王庚的臥室,畫面中隱約能看見一男一女交纏的身影。

 

        少女知道自己不該繼續看下去,因為越是去在意就越是正中庚的下懷。但一想起麒寺遊人這個男人,颯姬就失去了平日的冷漠與淡然。

 

        她緊抿下唇,感受到心中有著名為憤怒的情緒在叫囂。

 

        忽然,原本靜靜散佈在地上的電纜像是有生命般環繞在颯姬身邊,冰冷的電線此刻卻給了少女宛如情人般的擁抱。獸的關心讓颯姬原先緊繃的神情緩和了下來。

 

        「獸」是八頭司家獨有的技術,也是整個德古拉中,少數女王的法術無法控制,不確定的存在。

 

        「找到確切的位置了嗎?」凝視著獸閃爍的是一燈與面板上的地圖,颯姬的神情再次嚴肅起來。

 

        少女默默地發誓,再也不讓那個魔女傷害自己的親人。

 

 

******

 

 

        昴流和神威小心地行走在貧民窟的暗巷中。為了隱藏自身的身分,兩人都披上了連帽斗篷,看不清長相。

 

        昴流說,至少要回來看一看。

 

        但神威心裡清楚,一旦看了,昴流恐怕也走不了了。在政變發生以前,德古拉並不存在貧民窟與富人區的分別,當時最基層的人民也能保障基本溫飽,全國人民都敬愛著身為『皇』的祖母。

 

        然而,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與權力,庚開始和特定群體狼狽為奸。皇宮成了一個自私自利的機構,過往的幸福景象一去不回。

 

        昴流不發一語,只是一昧地往更深處走去。

 

        這時,有一道微弱、閃爍的紅光向兩人接近。

 

        「昴流!」神威從後頭將兄長拉住,警戒地盯著朝兩人接近的紅光。

 

        「別擔心,是八頭司家的獸。」昴流平靜地回應神威的擔憂,手指著地面示意要神威看看。

 

        整個區域都布滿了電纜,但因為光線昏暗,這些電纜並不明顯。

 

        「颯姬一直守護著這裡。」昴流感嘆著。

 

        「昴流、神威!」機械中傳來了少女的聲音。

 

        「庚勾結了獵人,要用禁術奪取『皇』的力量,你們快點逃!」

 

        「獵人!」神威氣憤地驚呼,拉住昴流的手又緊了幾分。

 

        「奪取『皇』的……?」昴流則有些困惑,隨即進入了沉思。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男人的話語介入了這早已緊繃不已的空間。

 

        「妳的動作還是太慢了喔!被冷落的公主。」

 

        神威剎那就認出了那是封真的聲音,他迅速地衝向對方,利爪馬上就瞄準要害,瞳孔也在瞬間變換了色彩。

 

        但封真顯然是有備而來,他輕鬆向後一跳,原先站的地方則竄出三個從「餌」培育出來的戰鬥傭兵,這樣的突襲讓習慣和封真單挑的神威措手不及。

 

        神威被制伏時,感受到有針頭刺進了自己的後頸,意識開始變得模糊。

 

        「你……卑鄙!」

 

        「對不起,神威,但我只是想要保護你。」

 

        在神威失去意識前,他的目光短暫地對上了封真眼中的溫柔。

 

 

 

待續

 

 

嗚~颯姬好崩喔!

但為了劇情需要颯姬會繼續崩下去

然後寫到這邊相信大家都覺得這是個老梗的故事

但接下來絕對會繼續老梗下去喔喔喔

 

大概就這樣

謝謝大家


评论(3)
热度(15)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