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噗友中~~~

【二字頭系列】二十年(星昴)

甜文甜文甜文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因為大家心心念念星昴跟封神所以我來嘞

先送上個短篇給大家解解饞


其實很久以前就打的二字頭系列第一彈

平行世界向

大嬸的世界裡沒有架空這回事喔(?

所以大家真的都很幸福








正文開始

二十年

星昴主,微北牙,微封神



『寂寞的夜裡……

 一個人嗎?』


  是色情簡訊——一般人大概會這麼想吧!看著手機屏幕上曖昧不明的文字,昴流輕輕嘆氣。

  數不清的、交往的這些日子以來,星史郎的詭異行徑昴流已經見怪不怪,這樣的簡訊是照三餐的寒暄,而昴流也從當年那個看到簡訊會立刻臉紅的羞澀少年,轉變成一個直接無視怪老頭並果斷按下刪除鍵的穩重青年了。

  即使像櫻塚星史郎這樣難以捉摸的男人,相處了二十年,昴流也早看透了他的把戲。

  但也因此,昴流看著簡訊,難得地陷入了沉思……。

  再客氣委婉都無法說星史郎算是個「好人」。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壞人——善良如昴流也必須承認這個事實。

  衣冠禽獸——神威甚至當著櫻塚護的面如是這般指責。就這四個字,精準到位。然而,星史郎是出了名的不要臉,大庭廣眾下,男人溫溫一笑,一句「多謝誇獎」激起在場所有人破口大罵的衝動,除了昴流。他已習以為常,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狂傲的戀人。

  為什麼我一直喜歡著他?二十年來,這個問題持續在昴流的心中盤旋。他最近尤其常這麼問自己,因為昴流發覺了一件事:就算二十年過去了,就算認清了星史郎惡劣的本性,胸口燃燒般的、因為喜歡而產生的灼熱感卻從未淡去,持續著……。


  速食店裡喧嘩著,但昴流十分安靜。雖然昴流本來就是個寡言沉靜的青年,然而,身為他的雙胞胎姊姊,北都明顯發覺了不對勁。

  自家弟弟死盯著的簡訊,北都用膝蓋想都知道是「弟婿」寄來的的垃圾情書。換作平時,昴流早把訊息刪除了。難道阿星出事了?看昴流的表情不是。難道垃圾情書出現了突破性的創意?不!北都不相信更年期歐吉桑的腦袋懂得創新。那麼困擾著昴流的究竟是什麼?

「昴流,怎麼了?」

  北都的叫喚拉回了昴流的思緒。

「沒什麼,只是……」昴流斟酌了一下。

「北都,我問妳喔,有沒有可能,」

「在大尺度、幾十年的時光中,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愛還能越來越深?」

  聽見昴流的提問,北都溫和的笑了。

「當然可能囉!」

  人們最初都只能愛著另一個人的表象。但隨著相愛的時間越長,共同經歷的事物越多,我們漸漸發現了對方的另一面——只有至親之人才能看見的一面。

「這是很浪漫的一件事,對吧!」北都喝了一口紅茶,繼續解釋。

  而且在心靈上,會越來越相通。比任何血親都還要緊密,就像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另一個「自己」。

「也因此啊,對對方的毛病也不會太挑剔了!畢竟寬以待己是人的天性。」北都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又喝了一口茶。突然,北都豪爽地舉起飲料杯。

「像我就超寬容、超偉大的!」女子露出了煞有其事的表情。

「就算知道牙曉比起陪我逛街,更喜歡在家睡一整天;比起性感的我,更愛房裡那床羽絨被,我還是深愛著他喔!」北都笑容燦爛,不著痕跡地把牙曉數落了一頓。

  昴流聞言露出了苦笑,在心中為無辜的姊夫默哀。接著,他把注意力轉回手機屏幕上。

  有一種衝動,想讓星史郎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昴流很難得的回復了星史郎的簡訊。


  但在訊息傳送成功的那一刻,昴流就後悔了。

  一種難為情的預感湧上心頭。


「櫻塚大叔,你再露出這種噁心的笑容,我就讓你從東京鐵塔的特別觀景台自由落體。」

「別這樣啦!桃生小弟,只是我家昴流君實在太可愛了!」星史郎揚了揚自己的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封百年難得一見的簡訊。

「羨慕吧忌妒吧!我想你的神威再過八百年也不可能這樣對你示愛。」星史郎笑得越發張狂。

  封真黑著臉走開了,心中第一次如此怨恨神威那位看似含蓄內斂(其實不然?)的恩師與摯友。星史郎則獨自倚在窗邊,低頭再讀了一次昴流傳來的簡訊,樂不可支。

  雖說皇昴流是個如此單純易懂的孩子,相處了二十年,星史郎卻從未感到厭倦。


『雖然不是自己一個人,

 但我很想你』


end


常常在想:我能接受星史郎變得多老?

結果答案好像是45歲(但星桑今年51了?)

所以如果星桑從25歲開始跟昴流交往的話

到45歲剛好就是瓷器婚

也就是二十年


评论(16)
热度(50)
  1. ryeong白胡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