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噗友中~~~

【混和同人】刺蝟02 (孝鞅)(冰漾)

 

        那天因為景監無意間開啟的話題,衛鞅和嬴渠梁建立了特殊的互稱方式。

 

        衛鞅隱約還記得,一下時好友景監迷上了一套叫《大秦帝國》的歷史小說。

 

        那天下午,當他專注於數學習題時,景監手拿著小說在衛鞅面前揮了好幾下,書頁中散出淡淡霉味,是圖書館特有的味道。衛鞅抬起頭,迎上的是景監爽朗的笑臉,以及一旁被強拉過來,一臉莫名其妙的嬴渠梁。

 

        「我說你們兩個真是太有緣了!」景監興奮地拉高了聲音,引起教室內旁人的側目。但多數人在看了他一眼後,便回去各做各的事了。

        「你們的名字就跟這本書裡的主角一樣唉。」景監興奮地拉拉兩人的手,但衛鞅跟嬴渠梁都顯得非常淡定。

 

        「只要有基本史學素養的人大多知道我們名字的來由。」嬴渠梁冷冷地回應,並補充道:

        「我母親是個歷史劇迷,所以取了這個名字。衛鞅你的狀況也大同小異吧?」

 

        「父母取名的原因我不太清楚,但這個巧合我的確有發現。」衛鞅苦笑著回答。畢竟那套小說,他在更小的時候就看過了。

 

        「這就是緣份啊緣份,你們要不要也像書中這樣互稱看看?」景監興奮嚷著。而四周同儕大致聽到了方才對話的內容,好幾個人也好奇地湊上來。

 

        「為什麼?」衛鞅無奈地扶額,搞不懂好友腦袋在想什麼。

 

        「這樣比較有臨場感!」景監振振有辭地回應,旁人也紛紛幫腔。

 

        「而且你們本來就是班長和副班長嘛!」

 

        「這樣可以凝聚班級向心力。」

 

        「還可以經營班級特色!」

 

        「這樣領導班級也顯得比較有氣勢。」

 

        看著遊說的眾人,衛鞅有些動搖。畢竟他和嬴渠梁皆屬於為了公務什麼都願意做的類型,同學們的論點在他聽來竟有那麼點道理。

 

        這時侯,嬴渠梁開口了:

        「也不是說不可以。你說是吧……左庶長?」

 

        「是,君上。」衛鞅露出苦笑,但心底卻泛著一絲甜。

 

        那是他們專屬代稱的開始。

 

--------------這是我們回到現實吧的分割線--------------------

 

        冬末的北京仍然十分寒冷。尤其到了夜晚,當人們從這繁華的中心地帶四散,同心圓中央彷彿曲終的戲台,格外清冷。但作為Atlantis的中高層主管,衛鞅等人總是比大部分北京住民更晚離開市中心。

 

        衛鞅走出公司大門時,街道上已幾乎沒什麼人。然而今日他並不急著到地下室取車,反而彎進了大樓旁一條昏暗的胡同。胡同底有一家古樸小店還開著,衛鞅毫不猶疑便走了進去。

 

        四周的木架大多陳列著老闆手工製作的木雕彩繪飾品,還有一些青年工作室委託的文創小物。從屋頂懸掛而下的黃燈泡泛著暖意,年約二十出頭的老闆正坐在木吧檯內側,一邊啜飲咖啡一邊看書,絲毫沒有拘束客人或造作招呼的意思。雖然店內的商品價格偏高,但衛鞅很喜歡來光顧,無論是商品還是店內氛圍都深得他的心。

 

        而今日,衛鞅是為了挑選給嬴渠梁的情人節禮物而來。

 

        當衛鞅走進吧台後方的書本區,他意外地發現吧檯左側的轉角有個熟悉身影——褚冥漾正專心地在展示手機掛飾的吊架前挑選,並沒有發現衛鞅也進了店內。褚冥漾出現在這個地方讓衛鞅十分困惑,根據他的了解,這孩子很樸實,雖然家境頗為富裕,卻從不見他使用任何精品。最後衛鞅推論,褚冥漾在這家店裡購買的東西,有極大的可能是為了送人。

 

        經過三番的思考,褚冥漾最終拿了一個木刻雪兔的手機吊飾去結帳。而老闆看見這位靦腆的客人,也親切地向他寒暄:

 

        「漾漾,你會買這種東西還挺難得的呢!」和這位總是只看不買的客人混熟的老闆忍不住調侃。

 

        「唉那個……這個是買來送人的啦!」

 

        「送人的嗎,那我幫你包裝一下。」熱心的老闆利索地拿起牛皮紙和細皮繩包裝,一邊和褚冥漾閒聊。

        「是送女朋友的吧?情人節快到了!」

 

        「嗯…算是。」青年靦腆的應答。

 

        「是像這隻小雪兔一樣可愛的女朋友吧!」老闆豪爽的笑著,將包好的掛飾遞給褚冥漾。

 

        「雖然完全跟可愛沾不到邊,但的確是個很像兔子的人。」青年回應著,語氣中帶著幸福。

 

        一邊分神注意兩人的對話,衛鞅也挑好了要買的禮物。其實他老早就物色好了,前後來這家店「探勘」了好幾次,躊躇思量過一陣子,如今終於付諸行動。

 

        「好了漾漾你早點回家吧!擋到後面小哥結帳了!」

 

        「阿對不起!唉…衛鞅哥!」

 

        衛鞅笑著對青年點一下頭,同時把要買的東西放到櫃檯。褚冥漾看到來者是熟人,也就不急著走了,靜靜站在一旁等他。而最近幾乎每天晚上都看到衛鞅在店裡逡巡的老闆一邊嘀咕著「總算決定好啦,衛先生!」一邊以相同於雪兔掛飾的規格包裝商品。

 

        那是一本刺蝟圖鑑,更或許可以說是一本刺蝟小畫冊。整本書上的圖樣都是以水性色鉛筆繪成,並以五顏六色的中性筆輔以詳細的說明。據老闆所言,這本小冊子是市立動物園內一位飼養員的業餘創作。雖然這本小書的風格對於嬴渠梁實在過於繽紛,但衛鞅還是決定將其作為情人節禮物——因為嬴渠梁最喜歡的動物就是刺蝟,而這件事就只有衛鞅知道。

 

        大部分人都以為嬴渠梁喜歡的動物是兔子,因為只要看到喜歡的兔子商品,這個高大挺拔,面容嚴肅的男子都會豪不在意周圍目光地買下來。但衛鞅知道戀人的採購行為並非出自個人興趣,而是有其他的原因。

 

        「衛鞅哥……衛鞅哥!」

 

        「唉!怎麼了?」褚冥漾的叫喚拉回了衛鞅方才的思緒。此刻兩人已離開了小店,並排走在胡同裡。

 

        「沒有啦!只是看你好像恍神了!」

 

        「也沒什麼,就在思考一些問題。」

 

        「衛鞅哥,你是不是有什麼煩惱?如果你願意跟我說,我一定會想辦法幫忙的!」褚冥漾擔心地望著對方,愛自找麻煩的老毛病再度復發。

 

        凝視著青年善意的墨色瞳孔,衛鞅忽然靈光一閃,開口試探道:

        「褚經理,我只是很好奇,你對同性戀有什麼看法呢?」

 

第二章完

 

第二章很邪惡的停在一個挑撥離間的地方

 

而很多原本要打在第二章的東西最後決定挪到第三章去

 

所以最後可能會擠出個第四章吧

 

然後一直想給小店老闆安插個角色形象但最後他什麼也不是


评论
热度(5)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