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噗友中~~~

【混和同人】刺蝟00、01 (孝鞅)(冰漾)

這是一篇給朋友的生日賀文

一篇關於大秦孝鞅的生日賀文

一篇關於大秦孝鞅架空的生日賀文








但小的根本沒看過大秦帝國阿阿阿阿阿~





所以本篇孝鞅崩壞有

特傳冰漾私心嚴重亂入有



正文開始



 

        我輕輕地將辦公室的門推開。清晨的陽光從落地窗灑進來,正好照耀著那個人。黑西裝像染著一層亮粉,和桌上那塊寫著「營業部經理」的燙金名牌十分相襯,但這個男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那英氣的眉眼------濃密的眉、凶狠的眼,從以前就不知嚇跑了多少人,卻把我緊緊地鎖在他身邊。

 

        我一如往常,輕聲地喚道:

 

        「早晨啊,君上。」

 

 

        Atlantis是一間據點遍布全球的跨國企業,隨著中國大陸對經貿商業的逐漸解禁,十一個月前,Atlantis終於在中國設點,也替衛鞅將那個男人帶了回來。

 

        位於中國分部最頂樓的辦公室,大約有五十坪。四周牆面全以落地式玻璃砌成,能一覽北京市風光;牆邊有幾盆長青盆景,枝葉蓊鬱且有修剪痕跡,顯示出照料者的用心。辦公室前方擺放著電子白板、投影設備及半弧形的大會議桌;相較之下,後半部的空間顯得冷清,只擺放著兩套個人用長形辦公桌。這個空間只屬於中國分部唯二的最高決策者,嬴渠梁便是唯二其中之一。

 

        Atlantis的營業部經理。

 

-------------------------我是充滿回憶的分割線------------------------------------

 

        衛鞅在中學時認識了嬴渠梁。早在正式入學之前,他便聽聞過著個人。因為對方以榜首之姿入取了這所學校;而自己,正是那扼腕的第二名。兩人入學不久便熟捻了起來,雖說是課業上的競爭對手,但層次相仿,相談投機,很快就成了一對知心好友,更引導了年級的風雲團體。他們理所當然地在升高二那年當選了學生會的正副會長,而衛鞅接受了嬴渠梁告白的時間點,便是當選後的那個傍晚。

 

        兩人的關係持續到現在,卻也可以說不是。

 

        升大學那年,不同於衛鞅把目標放在北大,嬴渠梁選擇到英國留學。而這一分隔兩地,就是七個年頭。直到十一個月前,嬴渠梁才因Atlantis的版圖擴張調回了中國,而衛鞅也被挖腳進了公司,擔任行銷課的組長。

 

        「君上,這是下午會議……」聽見門外漸進的腳步聲,衛鞅從容地改口:

        「嬴經理,這份資料是行銷課新的企劃案。」

 

        「謝謝你。」接過衛鞅手中的文件,嬴渠梁將目光轉向門口。看見來人,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推門而入的人是這間辦公室的另一個主人------人事部經理,褚冥漾。

 

        「早安啊!嬴學長、衛鞅哥……」娃娃臉的黑髮青年開朗的問好,卻忽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改口:

        「阿不,那個…早晨好。」褚冥漾靦腆的笑了笑,這位來自台灣的年輕經理顯然還不太習慣中國的用語。

 

        「早啊,褚。你又先繞到下面處理糾紛了?」

 

        「嗯,西瑞抱怨雷多不斷騷擾他,我去安撫了一下。」

 

        看著勤奮的青年,嬴渠梁的眼神柔和不少。他伸出手揉了揉褚冥漾的腦袋。

 

        「辛苦你了,褚。」

 

        「不會啦!」褚冥漾連忙揮揮手,又大幅度的搖著頭,急著想反駁男人的誇讚:

        「跟學長比起來,我根本……」

 

        「你只要照著自己的步調就可以了!」

 

        「可是!」

 

        「我知道你很心急,再忍一陣子就好。」

 

        不知為何,嬴渠梁的一席話讓褚冥漾的臉紅了起來。

 

        「我不是為了那件事著急啦!」青年說得越發心虛,連忙笨著地轉換話題:

        「下午還有一場面試,我先去準備了……。」褚冥漾連忙離開了辦公室,背影顯得有點狼狽。

 

        「鞅……?」嬴渠梁的目光回到衛鞅身上,卻發現對方似乎有些走神。

        「衛鞅?」

        「左庶長!」

 

        「是!君上,怎麼了嗎?」

 

        「我才要問你怎麼了,走神了?」

 

        「不,沒什麼。」事實上,早在褚冥漾走進辦公室的那一刻,衛鞅就莫名心神不寧,尤其這對學長學弟間的親暱互動,越發令人心慌。衛鞅的心中漾起一絲不安,但他還是故作冷靜。

 

        「這樣嗎?」嬴渠梁壓根兒不相信衛鞅的說詞,但多年交往所累積的經驗告訴他,怎麼逼問也不可能從自己倔強的戀人口中套出什麼。

 

        ——就像一隻刺蝟一樣,而且是特聰明、特難搞的那種。

 

        「對了,有一件事我一直想詢問你的看法。」忽然想起什麼,嬴渠梁的眼睛直勾勾地望向衛鞅。

 

        「你覺得褚冥漾這個人怎麼樣?」

 

        嬴渠梁的諮詢就像一顆炸彈般,在衛鞅的心理震起波瀾。但他還是斂起驚慌,平靜而理性地回答上司的提問:

        「一開始,的確會懷疑他的能力。」衛鞅誠實地把真實感想道出,並解釋理由:

        「畢竟,他是那個褚冥玥的弟弟。」

 

        褚冥玥是七陵的總經理,在中國的政商界非常吃得開。此外,早在Atlantis進駐中國前,七陵便替其在國內進行多項佈局。若要懷疑褚冥漾的職務是靠親人取得,其實十分合理。

 

        但短短不到一年,這個年紀尚輕的孩子便讓全部人肯定了他的努力與實力。雖然是高階主管,但褚冥漾從不缺席任何一場新進人員的面試。此外,即使是小員工雞毛蒜皮的小爭執,他都想辦法抽空親自調解。褚冥漾這個青年彷彿有一種魔力,能讓公司內性格迥異的員工們信任他並為他所用。但青年自己顯然沒有這般自覺,只是認真誠懇地與他人應對,更得到一票員工死心踏地追隨。

 

        「但如今,我非常清楚褚經理的實力,也多虧他對員工的用心培訓,我們營業部有了非常強大的後盾。」

 

        「左庶長的觀察人的功夫果然了得。」嬴渠梁微微地笑著,眼眸依然凝視著衛鞅。

 

        衛鞅回望著自己的上司,心中懷著莫名酸楚,卻還是平靜地道出對褚冥漾的讚賞。

 

        這就是衛鞅,嬴渠梁自始自終的最佳左右手。

 

        但也或許終究只是個副手罷了。

 

--------------------------------我是逝者如斯的分隔線-----------------------------

 

        直到夕陽西下,將整個辦公室暈染成橘紅色之際,褚冥漾終於回到了辦公室,手上抱著晚上加班要處理的一大疊文件,腋下還夾了一個澆花器。

 

        「我回來了!」

 

        「又趕回來澆花對吧。」看著學弟滑稽的模樣,嬴渠梁忍俊不禁,抿嘴偷笑著,一旁衛鞅也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嗯!這個時間澆花比較好。」褚冥漾傻笑著回應。衛鞅曾經詢問過原因,根據褚冥漾的解說,等陽光變小在澆花是為了保護葉部,避免葉片上的水珠因烈日蒸發而造成葉面焦枯。

 

        褚冥漾總是對周遭一切如此貼心關懷,讓衛鞅既敬佩又忌妒。敬佩他的氣度,卻也忌妒著這讓褚冥漾與嬴渠梁能並肩同行的氣度。

 

        「對了!褚,你今年情人節打算怎麼過?」嬴渠梁突然詢問青年,眼中不知為何帶有一絲看好戲的色彩。

 

        「唉…這個……,」褚冥漾有些遲疑,眸中閃爍著一絲落寞。

        「也只能跟處理不完的文件加班培養感情吧!」青年苦笑著,語氣中壓抑著隱約的哭腔。

 

        「你還好吧!褚經理。」看見青年反常的反應,衛鞅擔心的詢問。

 

        「我…我很好!倒是嬴學長跟衛鞅哥情人節都打算怎麼過來著?」強打起精神,褚冥漾笑著回問,還俏皮地對兩人眨了眨眼。

 

        「比你好一點吧!我得到第一線看情人節促銷的現場狀況,但至少能拉衛鞅陪我去。」

 

        「特殊節日果然是商人的戰場啊!一點都不浪漫。」褚冥漾皺眉感慨著,卻也不忘給兩人加油打氣:

        「那你們要加油喔!目標營業額就拜託你們了!」

 

        在三人的談笑聲與文件「沙沙」的翻閱聲中,夜幕漸漸地落下。

 

第一章完

 

不知不覺中孝公跟漾漾變得好閃喔怎麼辦?

真是閃得有夠莫名其妙


下一章景監華麗(在回憶中)登場

但崩掉成了過動兒

 

請千萬不要期待。


评论(3)
热度(9)

© 白胡 | Powered by LOFTER